分享共同的影子  孟慶瑜

  
   
認識和尊重每個人的不同之處,對待每一個人,就如同你期望別人如何的對待你一樣,這將能幫助我們的世界成為每一個人的理想居所。你不一定是要有缺陷而讓你不同。每一個人都是不一樣的。~Kim Peek~
 
Recognizing and respecting differences in others, and treating everyone like you want them to treat you, will help make our world a better place for everyone. You don’t have to be handicapped to be different. Everyone is different. ~ Kim Peek~
                      
2009年12月20日,Ernest Jones教授連發了三封緊急電子郵件,確認我接到現實生活中真正的『雨人』Kim Peek,於12月19日心臟病過世於醫院的通知。
 
看到信件後的驚愕和心痛,百感交集,筆墨難以形容。千百個Kim純真的面容和仍然看來幼稚的舉動,剎那間全浮現在我的腦海,我滿懷感傷,禁不住一陣鼻酸。
 
猶記得去年與他別離前,Kim拉著我的手說:「Ernest和我爹說,我們明年還要來你們學校,我來這裡尋找愛(友誼),妳是好的女人,我找到了愛。我爹說,台灣要邀請我們去,可是我爹還沒有告訴我,我們是不是一定會去。」說罷,他甩著他豐厚的雙手,發出喔喔聲,頭也不回地慢步離開我的視線。 
 
再次與Fran相聚,是距離Kim辭世的五個月後,他告訴我:「Kim和我最後的一句對話是:『爹,我的心臟有問題,我覺得不舒服。』」老爹爹雙手比畫著,輕輕地拍著自己的胸膛說:「Kim的背靠在我的胸前,他摸著自己的胸口……這就是我和他最後一次的對話。」
 
老爹爹看著我,如已往般用那柔和的語調說:「Kim永遠的和我在一起。」
 
我輕輕的擁抱了老爹爹,告訴他:「我很想念Kim,他永遠和我們在一起。」Fran點點頭,拍拍我的肩,我想他能感受到,Kim早已是我們大家庭的一份子,飛馳的歲月並不會減少我們對Kim的思念。
 
談到兒子Kim,老爹爹仍滔滔不絕的和我們數算Kim這位「學者型/天才型症候群 (Savant Syndrome)」的特長,以及他曾經發生過的趣事、新科學的發現……等等。
 
老爹爹的神采依然,唯不同的是,往常總是有Kim如影隨行的跟在老爹爹身旁;眼前,我不難感受到老先生的幾許失落。
 
猶記那總是在老爹身旁轉來轉去的大孩子,走近老爹爹身旁時,老爹爹常會伸手拉住他,問著:「Kim,你能不能告訴這位女士/先生,她/他生日那天是星期幾?」
 
Kim會毫不猶豫,一連串的告訴那位女士/先生,她/他出生的年、月、日的當天是星期幾,那天發生了什麼世界大事,在某年某月某日是她/他65歲的生日,可以考慮退休了……。倘若可以告訴Kim出生的地點,他會更加說明,在她/他出生地有哪些大事情發生,並詳細說出可以從幾號高速公路下交流道,可以到這城市。 
 
這對Kim來說,是件不費吹灰之力的事情,再小的城市,他也能清楚的告訴你,這一個州的首都,幾號高速公路能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
 
Fran往往用Kim生活中所發生的小笑話來教導我們;他說,有一回 ,他帶Kim到學校演講,一位十二歲的學生一直干擾他回答問題。Kim直接的從講台走到座席上,拉起這孩子說:「你知道你一直擾亂我的回答,這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那孩子說:「因為你都不回答我的問題!」Kim說:「那麼,現在我要問你一個問題好嗎?」孩子說:「好。」Kim問他:「你媽媽有沒有小孩子?」這問題引起全場的轟堂大笑,讓孩子感到不好意思。Fran解釋,Kim雖然腦裡裝有百科全書般的記憶,但許多的邏輯觀念,他並不善長,或應該說他仍缺乏的部分,他的智商測量為74。Kim有著特殊的記憶才能,許多的行為模式歸類於自閉症症候群的症狀,但在他過世以前,除診斷註明為弱智(Mental Retardation)之外,仍未有其他正式的診斷名稱。 
 
 Kim在腦內的器官中缺少了一個胼胝體(Corpus Callosum),它的作用在於聯繫左右腦的資訊。他有罕見的視力記憶系統(照相式的記憶),能讓Kim只需要花8到10秒鐘的時間,同時閱讀兩頁書,並幾乎可以記住所有閱讀的資料(他也能夠用雙眼讀單頁的書)。對於他最感興趣的年曆、地圖、球隊等等,他經常都會非常專心,同時使用雙眼閱讀一頁,在專心看書的時候,自己會發出聲音來杜絕外來的干擾。老爹爹說,在Kim小的時候,他把所有看完的書會倒立的放回書架上,這是他自己安排及分類書架的方式,家人也漸漸的接受並尊重他的生活方式與空間。
 
Kim有『失讀症』的症狀,這症狀卻使他受惠於能讀倒立、側面或鏡像的字而沒有受到識別干擾的問題。Kim雖然有失讀症的症狀,但卻從來不因此症狀減低他閱讀的喜好,他會經常的要求在休息時間到學校或社區圖書館翻書,他認為這是對他最好的招待。
 
Fran提到,Kim的小腦比一般人要小,在他14歲的時候才能自己慢步走下樓,在生活當中,他仍然在平衡感及活動方面的功能有許多的困難。這也是我們常常可以看到Kim挽著老爹爹的手膀子出現在機場,圖書館或任何的公共場所。
 
Kim生命的改變是自從 <雨人>電影上市之後,他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媒體及群眾,Fran也經常帶著Kim四處旅行,做學術性的演講以及接受許多研究機構的各種實驗採樣研究。自此,Kim的社交技能也因此而逐漸改變,他已往內向羞怯的個性仍隱約的存在,但在接觸大眾時,表現的和藹可親。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Fran帶著Kim出席演講,宣導和教育的活動,除了要求負擔他們基本的旅行費用之外,並不額外的收取任何費用。偶爾有些機關或團體捐款給他們,Fran也直接轉贈給當地有特殊需求的團體。Fran認為國家、社會給予Kim的夠他生活的使用,他期望幫助更多需要得到幫助的自閉症症候群團體。這情況一直到這兩、三年,他在財務上需要支持時才要求收取一些費用。
 
Fran一直以來,對宣導及關懷自閉症症狀不遺餘力並從未曾削減他的熱情,令人敬佩。Fran告訴我,近來他正在為亞斯博格症權威Dr. Darold A. Treffert完成新上市(4/2010)『Inlands of Genius 』數篇幅中做些修飾的工作,來幫助讀者容易了解書中過於生澀的醫學術語。書中的人物介紹中對Kim的描述非常的詳細,不難讓讀者明白「天才型/學者型症狀」擁有的特質以及他們生活所面臨的挑戰。
 
Fran於近年與Lisa L. Hanson共同完成的第二本書《The Life and Message of The Real Rain Man》,內容是描述有關於他與兒子Kim之間共同走過近58年的歲月。這段不算短的時間,並沒有絲毫減少他對兒子照顧的耐心與愛心,反而與日俱增,加深了這段刻骨銘心的父子之情。正如Kim在一個紀錄片上所說:「我爹幫助我很多,我們一起沐浴,一起清洗、整容、幫我穿衣服,他照顧我,我們就像影子一樣,從不分開……」(Daddy and I share the same shadow……) 加州/May 18, 2010
 
 協會極力推薦您購買並閱覽 Fran Peek先生所著的《The Life and Message of The Real Rain Man》一書,此書能在網上購買得到,您是否也能與我們一起支持他繼續的協助自閉症症候群及學習障礙的宣導工作。您能從這本書中更加的瞭解一位父親帶領著無法獨立生活的「天才型/學者型症狀」的孩子,如何的貢獻自己給這廣大的社會;誠如會長Christine常提醒民眾:「這些孩子們並不是殘障,他們是在某方面或多方面功能運作的失常。而我們應該尊重他們不同的學習及生活方式,並懷有更多的體量他們所不能達到的目標。」
English Version : Share the Same Shadow